“皇太后赐下这蚂蚱不是闹着玩儿的,她必定是已经知道了蝗灾是令妃……”舒妃杏眼圆睁,眼珠儿都凸出眼眶外,像是要收不回来了似的,“自从皇上下旨嘉奖吉庆,我就知道糟了。吉庆这次不但没受蝗灾牵连,反倒因祸得福,还不都是因为令妃!”

  “皇太后也吃了令妃送来的烙饼卷蚂蚱,她这是,因为那场蝗灾,最后选了令妃,不要我了!”

  成玦将蚂蚱都收拾好了,搁回桌上,赶紧爬起来扶住舒妃。

  舒妃死死盯着那收拾好的蚂蚱。全头全尾儿的蝗虫,虽说是死的、晒干的,可是那么直挺挺地,眼睛都没闭上,看着便如僵尸一般!

  “我自己怎么着都行,反正我也瞧出来了皇太后不想管我了——否则怎么我就是晋不了位?”

  “去年是皇太后的六十万寿啊,她若想跟皇上提给我晋位的事儿,只要她肯为了我闹上一闹,皇上便如何敢不答应?可是皇太后没有,她不愿意为了我而伤了他们母子的感情去,所以她明明知道我委屈,她明明答应了我祖母照顾我,可还是眼睁睁看着我生下皇子却不得进封,成了六宫上下的笑柄!”

  舒妃越说越心碎,身子向后一倒,几步踉跄才勉强站住。成玦和如环忙上前扶住。

  “可是我怎么都无所谓了,终究对于皇太后来说,只是个外人,不连心不连肺的……可是她怎么能忍心赐下这毒虫给十阿哥吃!”

  “十阿哥是我的儿子,可是十阿哥也是皇上的骨血,是皇太后的亲皇孙啊!这蝗虫有多脏污,身子里兴许有什么毒性,皇太后难道不知道么?”

  “我的十阿哥,今年才虚岁两岁啊,皇太后怎么就这样忍心,叫他吃毒虫?!说什么治疗百日咳,说什么是药……她自己不怕死,吃了蝗虫当美味,终究她自己已经到了那个年岁;她又如何敢让我的孩子也吃那肮脏、恶心的虫子去?!”

  此时的舒妃,心已经尽碎。只觉这紫禁城头顶的天空,乌压压地向她额头压下来。再也看不见什么金瓦红墙,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片漆黑。

  她的前途,她在这后宫里的岁月,再也无望了。

   海边清新美女白嫩玉腿裙摆飘扬唯美写真

  “……她怎么也不该叫我的孩子,那么小的孩子,她亲皇孙去吃那虫子啊!”她终忍不住,哀哀地哭起来。

  她的十阿哥被皇上送去宁寿宫抚养,她不甘心啊!这便到了今年,从木兰围场回銮开始,她就一路上在皇太后耳边念叨,说儿子每到秋来就有百日咳的毛病。她说她担心宁寿宫里干燥,便想用这样的法子叫皇太后心软,到时候就能将儿子从宁寿宫接回来了。

  儿子,是她最后一张牌、最后的退路。即便皇上和皇太后不待见她,但也总该还念着十阿哥的骨血亲情吧?只要他们还肯垂怜她的儿子,那她的将来,就还有希望。

  她没想让皇太后赐下这些恶心巴拉的虫子啊……皇太后不可能不明白她的心,可是这会子这样做,便是彻底截断了她的路不说,便连她的儿子的路也都截断了……久草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