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一个箱子,能装得下人的箱子。”苏若初淡淡地对他说道。

  因为常年没有怎么开口说话,她说得很慢,但是声音格外地柔,听着就让人舒服。

  韩龙逸疑惑苏若初要箱子干嘛,是躲在箱子里离开苏家?离开苏家的计划应该同苏安安说吧。

  “这件事不要和苏安安说。”

  他正想着时,苏若初说道。

  韩龙逸一愣,没想自己的心思这么轻易地被她看穿。

  眼前的女人瘦弱白皙,冷着面容给人带来了疏离感,可是韩龙逸莫名地想靠近她。

  “好。”他笑起,问道。

  说完,苏若初继续看向窗外,她没有再在韩龙逸面前装痴傻,只是后面何妈送吃的,她恢复了痴痴呆呆的样子,嘴里念着“阿笙”的名字。

  知道了苏若初已经恢复了神智,韩龙逸想她这一声声的“阿笙”是真的在想那个男人。

  他不由地心痛起来,为自己还没有开始就夭折了的爱情。

  苏安安回病房的路上碰到了顾子铭,顾子铭拉着她走到楼梯口,他打量着苏安安,一脸嘲意地说道,“你竟然背着二叔和其他男人好。”

   娇嫩少女水灵大眼席地而坐

  苏安安对他的话莫名其妙,不想搭理他。

  “刚才你摸了韩龙逸的手,你说二叔知道是会剁了你的手,还是韩龙逸的。”

  “韩龙逸和二叔关系很好,他应该会把你的手剁了。”

  二叔这人不能得罪,谁惹了他,他千倍百倍地还。

  “不许和墨成胡说。”苏安安沉着声音说道。

  她不是怕顾墨成剁了自己的手,而是怕他生气。

  “不说也行。”顾子铭得意地笑笑,“下个月有场比赛,我们重新比回。”

  “我不去。”苏安安直接回绝道。

  她不敢再去飙车,做顾墨成不喜欢的事情。

  “不去?”顾子铭挑眉,“好啊,那我和二叔说,你和韩龙逸手牵着手,亲密得很。”

  “你敢。”苏安安握紧拳头,威胁道。

  “他不会信的。”苏安安再加了一句。

  顾子铭说道,“是啊,我没有照片,没有视频,二叔是不会信。但是我说了,二叔一定会生气。”

  “二叔这个人小气着。”特别是对自己的东西,十足的占有欲。

  “这次的比赛奖金是五百万,苏安安你要是赢了,我就不用你裸奔。”顾子铭说道。

  裸奔?她本来就不用裸奔。

  是顾子铭自己笨,听她的话跳什么裤衩舞。

  “外加我的那辆机车。”

  等着苏安安真去参加比赛,他就把二叔叫到现场去,让二叔亲眼看看自己的老婆是怎么飙车的!

  想想那时候的情景,顾子铭就开心。

  “机车?”想到顾子铭的那辆帅气的机车,苏安安心动了。

  不过,她还是不能去。

  “怎样?”

  “不去。”苏安安说道,“你要是在墨成面前诬陷我和韩龙逸,我就告诉爸爸妈妈你让我飙车。”

  顾子铭一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偏袒着苏安安,他就不想说话。

  真是郁闷,他飙车要被揍,苏安安飙车他们夸苏安安厉害。

  “走了。”苏安安看顾子铭老实了,转身出了楼梯口。

  苏安安没有马上回房间,而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傅芯打电话。

  “小芯。”

  顾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傅芯和苏安安每天聊微信,她是知道的。

  “顾老爷子的身体好些了吗?”傅芯关心道。

  她从苏安安的嘴里知道顾臻和顾老夫人的感情,很是羡慕。

  一对男女能够相爱到老真的不容易,不是每对夫妻都能走到底的。像她自己的父母,就是因为感情不和离了婚,而她妈妈又带着她改嫁到陆家。

  “恩,好很多了。”苏安安回道。

  “小芯,记得我和你说过,铭少就是顾墨成的侄子吗?”

  “嗯。”傅芯应道,世界真小,老和她们作对的铭少竟然是顾墨成的侄子。

  “他说下个月地下赛车场那边有场比赛,赢的那个人有五百多万。”

  傅芯听到这么多钱,激动地说道,“这么多钱。”

  “安安,你想去?”

  “以你的身手,拿不到第一,第二是没有问题的。”

  苏安安回道,“不能去。”

  她很心动,特别是顾子铭拿出他的那辆机车出来做赌注,可是想到了顾墨成,她不能去。

  “不去吗?”傅芯回道,“你很想去吧,不然怎么会打电话和我说这事。”

  傅芯了解苏安安,冲着那奖金苏安安就很想去,而且这种比赛高手很多,对苏安安这种级别的赛车手来说,对手很重要。

  “安安,你去的话,我就陪你一起。”

  都是两个一起玩的,傅芯的胆子被苏安安训练得很强大。

  “算了。”苏安安想了想,拒绝道。

  “怕顾墨成知道?”傅芯问道,“你用的是化名,你找个借口出去,顾墨成不一定知道。”

  苏安安沉默住,没有立即开口。

  骨子里喜欢刺激的赛车比赛,可是她想到了顾墨成,就知道得理智。

  “安安,你应该让顾墨成知道你所有的事情,他既然喜欢你,就得喜欢你的全部。你明明喜欢赛车,那就同他说。”

  “他接受不了,那也没有法子。”

  苏安安淡淡地说道,“他接受不了,不要我怎么办?”

  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顾墨成,不想失去他。

  “接受不了,说明他没有完全爱上你。”

  傅芯的话让苏安安听得难受,她不想告诉顾墨成自己的一些事情,怕的就是顾墨成不够爱她,知道她的真面目后,就不要了她。

  爱一个人,就想得很多,很怕不如对方的意,然后被甩了。

  傅芯理解苏安安患得患失,也没有再劝说下去。

  和傅芯结束电话后,苏安安回到病房里,看到一个老太太沉着脸从里头出去,她觉得老太太眼熟,定眼一看是蒋老太太。

  病房的门开着,苏安安站在门口,没有同她打招呼。

  蒋老太太冷冷地瞪了苏安安一眼,从她旁边穿过。

  蒋老太太的那一眼看得苏安安全身不舒服,心里甚至起了惧意。

  苏安安进去,顾老夫人的脸色的不好,对着苏安安说道,“把她送的东西全给我扔了。”

  苏安安应了声,顾臻没有阻止,拿着遥控器看电视。

  看着苏安安把水果篮拿出去扔了,顾老夫人的面色才缓和起来。

  “这老太婆来送什么水果,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以后顾家老宅的门进都不能让她进!”

  顾臻的身体好转,在医院里住了一周,他实在躺得难受,一定要住院。

  经不住顾臻的要求,顾墨成替他办了出院手续。

  他们也就回了顾家老宅住着,苏安安回了学校上课,她成绩再好,也得把之前落下的课程补起来。51免费视频